首页 现代言情

只愁风断青衣渡

展开

只愁风断青衣渡

作者: 叶枕河 更新时间: 2024-01-17 00:06:51

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

她望着寝室内那偌大的玫瑰花束,羡慕得眼冒钻石,口吐珠玉:“谁的?老实招供!要不我拿出去分枝卖掉啦------”
可室友们都不吱声,小眼神却一致到出奇,满是令她起鸡皮疙瘩的稀奇暧昧。
“你们背着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?”经济学院冷美人努力让自己的厉眼看起来杀伤力十足。
这时突然寝室楼下一阵喧哗,有道悠扬的吉他SOLO响起,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清音霖霖的朗润声音:
“四二三室顾青衣,这是给你唱的歌!《为你写诗》!哦,那束花我请店家分开包的,万一你想卖掉它们,也方便些!”
从此经济学院顾青衣的“冷美人财迷”形象深入人心。

一寸相思千万绪,人间没个安排处。

终暖处,入你怀。

少年们,也许你与爱情只差一束花的距离哟!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,免费畅读

最新章节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  • 99小说币

    鲜花

  • 520小说币

    咖啡

  • 1314小说币

    钻石

  • 6666小说币

    豪车

  • 10000小说币

    房子

  • 233小说币

    刀片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签约

叶枕河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2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133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546

其他作品

  • 笛上春行录

    (家国天下苦,不妨碍情意深重!不虐不虐,简介什么都是浮云) 崖门海边的千孔绝壁之上,她白袍乌血、手握卷刃地立在猎猎海风中,怀中还抱着一个稚幼的孩童,身后是火光烈烈、血染狂潮、伏尸千里的海面。 而她的面前却是曾经倾心以待之人,正拥握雄兵,寒甲铁蹄,弩矢冷光地与她对峙。 国破城覆,无以退路。 她漾出最后一抹笑,对怀中孩童道:“公主可害怕?”孩童瞪着乌珠般的眸,流着泪却固执摇摇头。“好,这才是我赵家好儿女!”她垂眸笑着赞许。再抬头,她依旧笑着,对崖那头的男子道:“识君十三载,从此碧落黄泉后会无期!”话毕,她轻轻往后退,电光火石间只见千仞绝壁、惊涛堆雪中一片斑驳白影似冬风卷起的叶直接坠落,也刺痛他目眦欲裂的双眼------ 正史都是用来镌刻在丹青上一本正经教训人的,野史才是活在口耳相传、活色生香的话本子里撩动人心的。 诸君要翻的便是一册野史话本子,细数的便是宋元交替年间的儿女情长之悲喜,国破家亡之恨痛。宫城、江湖、权谋、暗杀、宗族、战争,野史里烩炖的是一口润在唇舌间的津津之意,是不吐不快的快意恩仇。欢迎孩子们安心入坑,新手姐姐坑品优良,绝无半路弃坑的不良习惯!

    加入书架

更多迷妹总榜

  • 1

    阅文书友15162499557627673

    617,661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叶枕河

    13,180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阿花姐家

    4,027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吃西瓜的夏天

    1,704
  • 5

    临溪而渔10086

    1,630
  • 6

    胖虎22爷

    1,533
  • 7

    雨哥Zzzzzz

    779
  • 8

    天城野草

    621
  • 9

    Sophia

    595
  • 10

    破茧而出姗儿

    593

同类推荐

  • 花戎原著小说:误长生

    林家成

    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经受鉴镜鉴相时,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,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,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,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,如果没有看错的话,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,鉴镜中的凤凰,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……

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灵琲

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,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,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宫悯。

  • 回到九零,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

    肥妈向善

    回到一九九六年,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,很多人笑了。 “凤生凤,狗生狗。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爬树。” “我不止要做医生,还要做女心胸外科医生。”谢婉莹说。 这句话更加激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。 当医生的亲戚疯狂讽刺她:“你知道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,你能考得上?” “国内真正主刀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,你以为你是谁!” 一帮人纷纷围嘲:“估计只能考上三流医学院,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,未来能嫁成什么样,可想而知。” 高考结束,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进入全国外科第一班,进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生开始被外科主任们争抢。 “谢婉莹同学,到我们消化外吧。” “不,一定要到我们泌尿外——” “小儿外科就缺谢婉莹同学这样的女医生。” 亲戚圈朋友圈:…… 此时谢婉莹独立完成全国最小年纪法洛四联症微创手术,代表国内心胸外科协会参加国际医学论坛,发表全球第一例微创心脏瓣膜修复术,是女性外科领域名副其实的第一刀! 至于众人“担忧”的她的婚嫁问题: 海归派师兄是首都圈里的抢手单身汉,把qq头像换成了谢师妹。 年轻老总是个美帅哥,天天跑来医院送花要送钻戒。 更别说一堆说亲的早踏破了老谢家的大门……

  • 春夜缠吻

    傅五瑶

    (年上双洁,高岭之花下神坛。) 2021 年夏,江檀初遇周应准。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阴凉角落,“江檀,捷径就在这里,你走不走? 江檀闻言,抬头看他。 江檀爱周应淮。爱他眉眼矜淡,笑意淡漠,爱他永远冷静,从不动心。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,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。 偏偏也是江檀,背弃规则选择动心,大雪满肩,她声线也旷凉:“周应准,不要喜欢,要爱。” 男人眉眼寡淡,难得认真:“檀檀,我根本没有这东西。” 她在雪夜离开,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,灯火却亮了一整夜。 2023 年夏,江檀创业初具雏形,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,占据头版头条,身家显赫,美色惑人。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,指尖轻点屏幕,心口一窒。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,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,节节败退。男人高居主位,冷眼旁观。 会议结束,江檀咬着牙收拾,周应淮眉眼微抬,语调平淡,“江檀,好久不见。”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。 终于,洋山港觥筹夜色,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,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,手里拿着高跟鞋。 众目睽睽,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。 而她声线哽咽,“周应准,你又不爱我,干嘛来我梦里?” 男人眼神晦暗,半响,轻轻说:“檀檀,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?”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,我还是只喜欢你。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,我会请她爱我。 极致冷静,深度迷恋

  • 重生年代大院娇媳美又飒

    春光满园

    一朝穿越,云依成了与自己名字同音的‘恋爱脑’小可怜楚芸一。 原主不仅被人算计了工作,还被人哄骗着报了名,准备要下乡。 无意间发现说喜欢自己的人,竟然背着她与别人私会,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他们的算计。 失魂落魄时,又接到爷爷出事的消息,一时心灰意冷,香消玉损在了灵堂之上。 云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雷霆手段夺回工作,让算计原主的一家人,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 还顺手把看不上原主的娃娃亲给退了,我呸,将来还不知道是谁看不上谁呢? 看着无意间得来的金手指,她在心中感叹: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 至于寻亲? 还是顺其自然吧,她可不想给自己找一堆祖宗回来,孤女这身份就挺好。 第一次见面,被男人抛来的篮球砸出了鼻血...... 第二次见面,被人误会是同伙,两人默契合作,逃出生天........ 第....N次见面,差点成了男人的解药,这都是什么孽缘......... 然一副双面绣,让大院里公认淡溥寡欲、不近女色的霍四少为她疯、为她狂,为她哐哐撞大墙。 大院里的人谁不说一声霍四少大义,却不知他为家族牺牲也只是障眼法,为的就是能光明正大守在她身边。 小女人靠在他肩上娇声委屈道:她们都不喜欢我,还说我是狐狸精,耍了手段才勾引了你。 对那些伤害、算计过她的人,霍四少霸气表示:零容忍。 用实际行动让她们‘啪啪’打脸。 她就是爷的逆鳞! 三世情缘宠妻狂魔上线!

  • 重生1983:从夺回家产开始

    六月浩雪

    穿到1983年,陆家馨面对的开局是,原主考高失利被拐,后妈面甜心黑,亲爹纯利己主义者。 地狱开局的陆设计师决定:后妈做初一,她做十五!亲爹不做人,她教他做人! 大学还要继续上,听说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错,她挥挥衣袖,勇闯港圈金融圈。 大哥大,哔哔机,舞池里的凌凌漆! 太平山,浅水湾,维多利亚女大款!

  • 重生八零,最佳再婚

    笑寒烟

      前世,米小小刚安葬双亲,就被恶毒奶奶一碗迷药糖水蛋,送到了堂姐夫床上,要给天生不孕的堂姐生孩子,之后又被堂姐卖进了山沟沟一家三兄弟光棍做媳妇,活的生不如死。   她发誓,她要报仇。   半年后,老天长眼,竟然让她得到了世间珍宝空间神器,她也终于有机会把仇人一一消灭。   只是,她脏了,已经配不上深爱她的那个男人。   她羞于见他。   于是,大仇得报的米小小一闭眼,就跳了河。   没想到,再睁眼,竟然重生在了一切还未开始之前。   这一世,她力挽狂澜,改变父母惨死的悲剧,然后虐渣,打怪,升级,再找那个男人重新谈一段恋爱。   严君蔚脸黑,一伸手,壁咚小姑娘:就谈恋爱?不想结婚?   米小小讪笑:结婚,一定结婚。   一世一生一双人,不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