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

第九口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是温鎏啊 3278 2023-02-13 08:12:00

  “会打台球吗?”白靖屿收杆站直身体看向陈汝安,其实他自己也不会,临时补了点台球方面的常识,准备现学现卖,

  可惜陈汝安不上套,边转身往自己房间走,边说:“不会,你自己打吧。”

  白靖屿失笑,

  “陈汝安。”

  这是白靖屿和陈汝安重逢之后,第一次喊她的全名,陈汝安在房间门口站定,没有回头,

  “你不用放我跟防贼一样,你也说了,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做朋友就做朋友,但做朋友可不是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那你想怎么做?陪你睡一觉?”陈汝安转身凝视他,她不知道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对了,

  白靖屿不耐烦地啧了一声,随后深呼吸平复情绪继续说:“你别偏激,我就想问问你,你来三亚之前给我家里人送的那堆东西是什么意思?”

 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不愿意收礼的,

  “两不相欠?”白靖屿没给陈汝安说话的机会,半坐在台球桌上继续说:“你要是真不想欠我,那你怎么不把我送你回家消耗的油费,还有给你做汤圆的煤气费还给我?”

  陈汝安真的被气笑了,不甘示弱回击,“那你把在我店里吃烤肉的钱也付给我。”

  这几句话被睡醒出来的刘子汌听见,估计是以为自己没睡醒,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,茫然地说:“你俩小学生吧?这架吵得可真有意思。”

  吵架的两位对峙几秒终于绷不住,都别开脸笑出声,两个都不差钱的大小老板斤斤计较的样子真的怪幼稚的,

  周围的人都知道白靖屿大方,对钱不是很在意,而且重义气,光是借出去要不回来的钱都得有几百万,

  陈汝安对朋友掏心掏肺,出门吃饭买单都是她抢着买,朋友有难处,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转账,

  楼下叶琳握着一罐椰奶上来,察觉楼上的气氛有点怪异,用疑惑地眼神看向刘子汌,

  刘子汌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,

  “那孩子走了?”陈汝安问叶琳,

  “走了,说要和他老妈去进货。”叶琳打开手里的椰奶,灌了一口,感叹道:“还是这种有添加剂的椰汁好喝。”

  “神经病。”白靖屿注重养生,不会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觉得叶琳这种行为完全就是在自虐,

  看着人都在场,开口用通知的语气说道:“我租了一个大一点的别墅,能住十个人左右的。”

  “终于租到了,我住在这个小别墅里觉得憋得慌。”刘子汌睡眼惺忪,歪躺在沙发上毫不在乎形象,

  叶琳哼唧一声,觉得自己住这挺好的,

  “不过还得等明天的,那里之前的租客刚走,我让那边的租主打扫干净消完毒之后咱们再搬过去。”

  白靖屿其实有洁癖,那种别人住过的房间他特别不愿意住,

  “对了,今晚安安和叶琳住一个房间,老二晚上睡觉打呼,吵得我睡不着。”

  可真有老板样子,逮着个机会就发号施令的,安安凭什么就听你的,

  叶琳倒是无所谓,她和陈汝安经常睡一张床,两个人住一块聊天还方便,省得用手机发消息了,

  倒是刘子汌不愿意了,“我什么时候打呼噜了?我怎么不知道?老白,你就是不愿意和我睡一张床,可别在那诋毁我。”

  “我给你录下来了你信不信?”白靖屿斜睨着他,眼下确实有些黑,

  “你可真卑鄙。”刘子汌这会要形象了,闭嘴不说话了,

  白靖屿实际上根本就没录像,纯粹就是逗逗老二,他又转头询问陈汝安的意思,

  陈汝安双手环胸倚着门框,点头表示可以,随后抬眼看向叶琳,问道:“叶琳,你告诉高彦君我们住在哪的?”

  “没啊。”叶琳没心没肺,只以为是一场巧合,

  只有陈汝安和白靖屿对视一眼,不过也无所谓了,明天就搬走了,就算高彦君知道也没关系,

  中午是刘子汌做的饭,四个人里,刘子汌的厨艺最好,陈汝安难得有食欲,吃了满满一大碗米饭,

  “这俩女人怎么吃得比我们都多。”白靖屿早上吃得晚,中午也就没怎么吃,

  “不把你俩当男人呗,这要是在自己喜欢人面前,秒变小鸟胃。”叶琳夹了块肉塞进嘴里,就是不肯夸一句是因为今天的饭菜合胃口,

  白靖屿听了,抬眼看了一眼陈汝安,不说话了,刘子汌切了一声,“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你往嘴里扒饭。”

  两个人吵闹惯了,其他二位也看惯了,等到所有人吃完,刷碗这件事就成了难题,

  “我可不刷碗啊,做饭做得我一身油烟味,我得上楼洗个澡。”刘子汌起身走了,

  陈汝安没吱声,动手开始收拾碗筷,叶琳连忙拦住她,“行了,大小姐,这种粗活我来干,你去把你房间的东西搬进我房间吧。”

  刚才白靖屿下了指令让陈汝安搬去和叶琳住,吃饱了也确实该活动活动,

  不过陈汝安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,就一个行李箱,把化妆品洗漱用品一打包直接拎到叶琳房间就行了,

  “我给你换个床单被罩。”房间衣柜里有备用床单,陈汝安拿出来准备换上,

  白靖屿双手揣兜立在旁边,眼神温柔,轻笑着说:“这么贤惠吗?”

  陈汝安斜眼瞪了他一眼,白靖屿这个人其实挺贱兮兮的,给他好脸的时候就得寸进尺,

  “不用你换,等会我自己换。”白靖屿接过陈汝安手里的床单被罩,随手放到床尾,

  陈汝安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“你会换床单被罩?”

  这话把白靖屿问笑了,“我是弱智吗?连床单被罩都不会换?”

  有人就不会,白靖屿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,家里都是阿姨照顾生活起居,什么时候自己换过床单被罩,

  实际上,陈汝安确实小瞧白靖屿,白靖屿也不是从小就娇生惯养,他不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,在国外留学的那两年,扎扎实实地玩了两年,

  后来觉得这样不行,再这样下去就废了,决定回国自己创业,万事开头难,体会过没钱的日子,过生日的时候用一桶泡面插上蜡烛,这生日也就算过了,

  后来拼命应酬工作,才有了现在的成绩,那些苦不堪言的过往他从来没有向陈汝安提起过,说了就像是在卖惨装可怜,那不是他的风格,

  下午白靖屿拿了车钥匙准备出门,正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陈汝安和叶琳,

  “准备去哪浪啊?白总。”叶琳率先开口,

  “去机场接我家的几个老人。”白靖屿嘴上是在回答叶琳的问题,视线却落在陈汝安露在外面的肩膀头子,

  这个时候的内地温度还是很低,白靖屿就想着把老人接过来住一段时间,等内地开春了,再回去,

  “来了才多长时间,你就晒黑了,建议你出去的时候穿件防晒衣或者小外套。”白靖屿给陈汝安提建议,提完建议转着车钥匙就走了,

  陈汝安很在意自己的皮肤,听到自己晒黑了比听到自己长胖了的反应还大,

  回到房间好一顿补水,叶琳半躺在床上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陈汝安一顿忙活,

  白靖屿哪里是提醒她晒黑了,就是不乐意看到陈汝安在外面露个肩膀头子,

  “对了。”要不是听说白家老人们来,都忘了那件事,“白靖屿他老妈给了你一个红包,一直忘记给你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私吞了呢。”

  陈汝安抹完身体乳转头看见叶琳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红包,看这厚度应该是一万块钱,

  她没有接,直接说了不要,

  叶琳才不管她要不要,她只是个跑腿的,给到陈汝安面前就算已经完成任务了,

  “他奶奶还向我打听你呢,说白靖屿这两年一直没有找女朋友,状态和遇到你之前差不多。”

  “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,他再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。”陈汝安垂下眼皮看手机消息,神色淡然,

  当初白靖屿选择和陈汝安在一起,除了喜欢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白老太太,

  他的婚姻大事是白家的头等大事,白靖屿一直单身不婚这件事成了白老太太的心病,

  那年遇到陈汝安,恰巧觉得不错,也是为了让老太太开心,就向陈汝安表了白,

  后来陈汝安曾想过,他选择和她在一起,是不是只是单纯觉得合适,对她从来就没有过感情,

  叶琳正想说什么,手边的手机响了,叶琳有个习惯,手机音量总是开到最大,因此每次来电话的时候,都会把人吓一跳,

  电话是刘子汌打来的,被自己手机吓了一跳的叶琳没个好气,“干什么啊?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凶。”刘子汌在电话那头吐槽她,“晚上吃烧烤不?”

  手机开着外放,叶琳抬头问陈汝安吃不吃,陈汝安感觉好久没吃了,点头说吃,

  叶琳这才点头说吃,

  “那下来帮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等到白靖屿回来,烧烤架和食材都已经准备好了,

  “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?阿姨奶奶他们呢?”叶琳一张脸被烟熏得黑一块白一块,

  白靖屿瞧着她的样子,忍着笑答道:“送家去了,她们不愿意住租的别墅,而且和她们住,我们玩得不自在。”

  他说完看了一眼端着食材出来的陈汝安,这会陈汝安套上了一件小外套,浑身也就脸和手露在外面,

  陈汝安这个孩子就是听劝,白靖屿表示很满意,

  此时已经傍晚,陈汝安抬头被海边日落吸引,橘色太阳落入大海,海面像是铺上了一层金粉,随着海浪涌向金色沙滩,

  椰树随着海风摇晃,海浪声混杂着海鸥的声音,好不安逸,

  白靖屿站到陈汝安身边,和她共看同一片景色,心里亦是感慨万千,

  拼搏奋斗了小半生,如今最大的念想只有陪着心里的那个人感受当下的平静时光,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