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

第二十六口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是温鎏啊 3069 2023-06-22 08:12:00

  真实被吓到的陈汝安彻底倒下了,一连好几天都觉得头痛欲裂,晚上恶梦连连,没睡过一天好觉,

  白靖屿白天忙着工作上的事,晚上和她一起打吊瓶,

  过去送饭的刘子汌都笑了,“你俩天生两口子,生病都一块生。”

  “滚犊子,我宁可将病痛全都转移我倒一个人身上。”白靖屿躺平,搂着正倚着床头打游戏的陈汝安

  这几天白靖屿一直住在陈汝安家里,刘子汌怕两位病号饿死,时不时过来送顿饭,

  叶琳关了烤肉店的门也直奔陈汝安家,给她带了她最喜欢的芝士红薯,

  “芝士红薯马上就要下架了,这几天多吃点。”叶琳也躺倒床上侧躺着玩手机,

  也就刘子汌把自己当个外人,搬了个板凳坐在床边,

  白靖屿用脚踹了踹叶琳,有点讨好地说道:“叶总,之前请你帮忙的事,你到底答不答应,给我个准话。”

  “你这是求人帮忙的态度吗?”叶琳斜睨他,“帮你我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你要想什么随便说。”白靖屿财大气粗,

  “给我找个男朋友。”叶琳故意逗他,

  旁边的刘子汌来精神了,“还用找吗?这不就有个现成的吗?”

  说完,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

  “你不够格。”叶琳无情地给刘子汌浇了盆冷水,

  “出了找男朋友,别的还有什么?”白靖屿没闲心思给人牵红线,

  叶琳想了一会儿,说:“那没有了。”

  陈汝安哼了一声,说道:“现在酒吧酒水卡也收买不了你了?”

  听到陈汝安这话,白靖屿咯噔一下,心里直骂叶琳嘴上没个把门的,

  “什么酒水卡?”白靖屿装傻充愣,

  陈汝安歪头瞪他,“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给她在酒吧里充钱,男模还随便点。”

  “哦,是吗?那是够混蛋的。”白靖屿头硬的很,

  旁边两个人听了笑得快要死了,

  “笑个屁你,你要去你就自己去,别带着她一块去,希望你心里有数。”白靖屿又踹了叶琳一脚,

  “嘿,狗东西,喝死你得了。”叶琳被踹痛了,一边骂一边翻白眼,

  这会子轮到陈汝安不答应了,“叶琳,咋说话呢。”

  叶琳知道陈汝安犯忌讳,也就晃了晃脑袋闭了嘴,

  “算了算了,没事,我咬咬牙也是能喝的。”白靖屿开始卖惨,

  陈汝安挖了一勺芝士红薯送进嘴里,也没吭声,一边的爱人,一边是好友,让谁喝她都不愿意,

  “行了,看在小陈同学的面子,我就帮你喝几次。”叶琳性子爽快,看见老铁那副可怜样,也不可能见死不救,

  “果然是老铁。”白靖屿这才松了一口气,请叶琳帮忙是不得已而为之,身体真的不允许再这样喝下去,

  “你们家挣钱,让我们家的喝,还是个人吗?”刘子汌表示抗议,

  叶琳立马啐他,“谁你家的?别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  两个人挂完水都已经十一点了,刘子汌和叶琳两个人约着去酒吧混一混,开着车走了,

  剩下两位病残人士,洗漱完,陈汝安缩回床上,白天睡得多,这会也睡不着,但脑袋依旧昏昏沉沉,

  “亲爱的,给你敷个面膜好不好。”白靖屿洗完澡出来撕开面膜包装给自己敷了一片,

  “你别浪费我的面膜,一片可贵了。”一片面膜一百多,陈汝安有些肉疼,

  “给你报销。”白靖屿说着又撕开一片,盘腿坐在陈汝安身边,给她的脸敷上,

  白靖屿让陈汝安枕着自己的大腿,手法轻柔地给她按太阳穴,陈汝安真的觉得头痛缓解了好多,

  “嗯,希望明天我能好,明天还有事。”

  “明天你啥事?”白靖屿顺着话茬问了一句,

  “相亲。”

  “什么?”白靖屿怀疑自己听错了,

  陈汝安又重复了一遍:“相亲。”

  白靖屿就觉得自己多嘴问那么一句,收回腿也不给人头按摩了,面膜也给人揭了,

  “你是渣女吧?”白靖屿气不打一处来,这不典型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,

  陈汝安也坐起来,按摩脸上的精华,说道:“我跟你实话实话你也生气?”

  “怎么着?我还要欢天喜地地送你去相亲?我脑子抽了。”

  陈汝安没有吱声,去洗手间把脸上的精华洗掉,坐在化妆台前涂护肤品,

  “安安,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?炮.友?”白靖屿只觉得憋屈,

 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动那么大的气,

  “那人是我姑姑介绍的,我妈不好意思拒绝,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,我说我有男朋友了,但姑姑那边已经跟人家说好了,没办法,让我只好去走个过场。”

  陈母确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陈汝安,谁都没想到前段时间陈汝安还是单身,突然有了男朋友,让好心给介绍的姑姑左右为难,

  “真的?”白靖屿立马笑了,

  “我向来和你实话实说。”陈汝安转头直视白靖屿的眼睛,

  “那这样,明天让叶琳陪着你去,要是那男的对你死缠烂打,就让叶琳骂他。”

  “你怕不是让叶琳跟着过去监视我的吧?”

  现在叶琳已经快要被白靖屿收买彻底了,

  “怎么可能,或者让叶琳冒充你,反正那男的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。”白靖屿上前搂住陈汝安,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

  转念又觉得自己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吧,

  “无所谓,就走个过场,小事。”陈汝安并没有这件事当回事,

 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,叶琳出现在陈汝安家门口的时候,她才反应过来,白靖屿把这事当事了,

  “你的死党让你来的?”陈汝安堵在门口质问叶琳,

  叶琳挤进门,反驳道:“我死党不是你么。”

  “现在怎么你这么听白靖屿使唤?他又给你什么好处了?”

  “咋地,怕我把白靖屿家底掏空啊?”叶琳嘿嘿一笑,接着说道:“他说你要去相亲,让我拍个视频给他看看,说没见过相亲,开开眼。”

  “他还真有闲情逸致。”陈汝安给叶琳倒了一杯水,“要不我不去了,直接让你去,万一你俩看对眼了呢。”

  “拉倒吧,我不找年纪比我小的。”

  那男生比陈汝安大一岁,比叶琳小一岁,仅仅只差一岁都不行,

  上午陈汝安化了个淡妆,戴上透明框眼睛,让叶琳开车往老家回,

  男生早早就去了,陈汝安磨蹭了好久让男生等了好久,心里觉得过意不去,也就给了人家几个笑脸,

  陈家一片喜气祥和的景象,不知道地还以为是女婿上门,叶琳一进门,突然发现一个熟面孔,

  “哎,是你?”

  “怎么,相亲都能遇见熟人?”陈汝安头不抬眼不睁,

  “你忘啦,陆一鸣,在海南那个。”叶琳有些激动,只觉得世界太小了,

  陈汝安脸盲,分辨了好久才勉强认出陆一鸣,

  旁边坐着一位小伙个头中等,戴着黑框眼镜,中规中矩的公务员模样,

  “姐姐,这么巧又见面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陆一鸣先开口打招呼,

  “我也没想到,你来相亲的啊?”叶琳坐到陆一鸣旁边,熟络又热情,

  陆一鸣笑得人畜无害,“不是我,是我朋友,我陪他过来的,姐姐,是和你相亲吗?”

  “不是,是和安安。”叶琳突然觉得情况不对,陆一鸣知道陈汝安身边有白靖屿,

  不过陆一鸣很识趣,只是简单的和陈汝安打招呼,

  对于这一点,陈汝安并没有很刻意去隐瞒,见了面,后面直截了当拒绝就不算欺骗人家感情,

  全程都是叶琳和陆一鸣在聊天,陈汝安也应该庆幸白靖屿让叶琳陪她一起,不然得全程冷场,

  看聊得差不多了,叶琳给陈汝安发了条消息:“走啊?”

  “走。”

  “姑姑,我还有事,我们先走了。”陈汝安起身和自家姑姑打了声招呼,转身出了家门,一眼都没看那个男生,

  男生在后面欲言又止,眼睁睁地看着陈汝安一溜烟跑了,

  回去的路上,陆一鸣便给叶琳发消息,

  “姐姐,安安姐对我朋友的影响怎么样啊?刚才连微信都没加,如果觉得可以就加个微信聊聊呗,觉得不合适也可以当朋友。”

  “还行吧。”叶琳随口敷衍着,

  “我朋友见到安安姐的第一眼便看上她了,给他个机会吧。”

  现在叶琳才看出来,这陆一鸣不是真的机灵,是当时在海南真的没看出来陈汝安和白靖屿的关系,

  “那孩子要加你微信,加不加?”叶琳问陈汝安,

  陈汝安窝在副驾驶直截了当地说:“不加。”

  “此时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位伤心的小男孩啊。”叶琳抖机灵,

  把陈汝安前脚下了车,白靖屿后脚电话便打到了叶琳那,

  叶琳一五一十地把相亲全程讲给白靖屿听,白靖屿听后,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,

  “不是,你这也太没有安全感了吧。”叶琳哈哈笑了两声,打趣白靖屿,“堂堂白总居然会这样患得患失,笑死我了。”

  “你懂个屁。”白靖屿骂了叶琳这么一句便挂了电话,

  后来叶琳又把这个事讲给刘子汌听,刘子汌听完后也去笑话了一顿白靖屿,

  叶琳这个混世魔王巴不得让全世界来看白靖屿的笑话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