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

第五十五口

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是温鎏啊 3231 2023-09-30 00:21:25

  55

  “那你说说,我不好在哪里?”陈汝安冷笑两声,倒想听听白靖屿有什么高见,

  白靖屿一下子反应过来直接掉进陈汝安的圈套里了,歪着身子倒在床上,装睡过去,

  这演技不进娱乐圈怪可惜的,

  陈汝安把被子随意往他身上一扔,背对着白靖屿睡着了,

  万幸婚礼当天没有下雨,婚礼后,大雨倾盆而下,整个森林在雨幕中哗然,

  陈汝安难得醒都早,身旁的白靖还睡着,乱糟糟的头发埋在被子里,陈汝安轻笑一声,揉了揉他的头发下了床,

  大面窗外雾蒙蒙的,墨绿染上玻璃,世界好像安静下来,森林里面的精灵借着雨声私语,

  陈汝安环膝望着窗外发呆,这样的景色她能看上一天,

  以至于白靖屿什么时候醒的,她都不知道,

  “怎么醒那么早?”白靖屿从她背后拥住她,同她一起欣赏这样难得见一次的景致,

  “屿哥,我们以后老了也找个安静优美的地方养老吧?”钢筋混泥土的城市拥挤得让人喘不过来气,

  人总会回归自然,就算是百年之后,也是尘归尘,土归土,

  白靖屿笑话她:“你现在心态怎么比我还老?年纪轻轻地就想着退休了?”

  陈汝安依偎进他的怀里,笑着不说话了,

  “那我继续努努力,争取让咱们四十岁就退休。”

  “屿哥加油。”

  “都不带心疼我的啊?”

  “那我给你做个早饭?”

  “早饭不用做,早起运动可以做。”

  陈汝安小脸一红,捶着白靖屿的胸口羞赧,“不害臊。”

  雨下了一天,所有人被困在民宿出不去,但大雨也拦不住莫寒的拜访,

  “这是山下村民养的鸡,全都是用山上的药材喂的,补身体最合适。”莫寒一边说着一边剁鸡,

  叶琳裹着外套在旁边看着他忙活,“那直接用药材喂我是不是更有用。”

  “哎,你和鸡还是有区别的,不可以拿自己这样胡乱作比较。”刘子汌双手插兜吊儿郎当地走过来都叶琳,

  一开始叶琳还没听懂刘子汌这话是什么意思,听到旁人忍不住的笑声,才明白过来刘子汌说的不是好话,

  “你活腻歪了是不是?”叶琳拿着擀面杖就要敲刘子汌的头,被刘子汌给跑了,

  有的人吵吵闹闹,有的人一片祥和,一对准夫妻和一对正式夫妻坐在茶室融洽的组了牌局,

  陈汝安对打牌并不精通,觉得哪个牌顺眼就出哪个,时不时地还要出卖一下自己的队友,

  作为队友的白靖屿看到陈汝安用一个炸炸掉了李总的一张单牌,不仅没说她,还夸她炸得好,

  李总哈哈笑了两声,对自己老婆说:“老婆,你也炸。”

  最后双方的炸都用完了,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牌,一张一张地出,谁先出完谁就赢,

  陈汝安输得次数最多,脸上被贴满了纸条,

  “不玩了不玩了,打不过你们。”陈汝安不高兴玩了,刘子汌代替陈汝安上场,

  “小陈,你瞧好了,马上让李总脸上贴满条。”

  两句下来,李总摆摆手说:“你这出老千了吧?好牌怎么都在你那?”

  “别的没什么,就运气好。”刘子汌甩出最后一张牌,赢得彻彻底底,

  结果李总夫妻两个人没输,输的是白靖屿,

  “哎嘿,屿哥输了。”看到白靖屿输了,陈汝安比看到李总夫妻输了还兴奋,

  她撕了一张纸条,沾了水就往白靖屿脸上贴,

  “宝贝,我们不是一边的吗?”白靖屿假装委屈瞧着陈汝安,

  陈汝安哈哈笑着说:“牌场无情,愿赌服输,白总。”

  这小姑娘越来越古灵精怪了,白靖屿笑着搂住她的腰,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,

  “哎哎哎,旁边还有人呢哈,我拒绝你们的狗粮。”刘子汌开始抗议了,

 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,鸡汤的香味传了过来,正忙着打游戏的李钟夏闻着味就过去了,

  “我能尝尝吗?”

  莫寒盛了一碗,掰下一只鸡腿放在碗里,给李钟夏递过去,

  莫寒的厨艺没有白靖屿和刘子汌的好,李钟夏尝着没有什么味道,咬了一口鸡腿就递给了自己妈妈,

  反倒是叶琳,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大碗,

  下雨天适合吃火锅,正好用这锅鸡汤做汤底,冰箱里还有从海底捞买来的麻辣火锅底料,

  正好凑着鸳鸯锅,

  外面瓢泼大雨,屋内热气腾腾,就连很难在饭点遇到的付姐也蹭上了他们的火锅,

  “说起来,老莫和叶小姐还真的挺有缘分的,白总选了那么多的民宿,偏偏就选了我这里,还又偏偏让他们遇见了。”付姐喝了一口汤,缓解宿醉导致的晕乎,

  “是安安选的好。”白靖屿夹了块涮好的羊肉放进陈汝安的调料碗里,

  这几天,刘子汌就像个酒鬼一样,就连吃火锅都要倒几杯白酒喝,

  “咋,我和老莫没有联系方式还是怎么着,见面还得靠缘分?”叶琳不相信缘分这一说,

  也没有想要和莫寒扯上什么关系,自然地转移了话题,“付姐,这边山顶能去吗?等雨停了,我想去爬个山。”

  “你快拉到吧,你这个身子骨能去爬山?”刘子汌连忙打消她的这个念头,

  叶琳喝了口橙汁,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气色,“我现在已经恢复好了,多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对身体也好。”

  雨后森林的空气干净清新,在城市里吸惯了夹杂着尾气的空气,现在到了山里,才觉得这才是人该拥有的状态,

  爬山山顶也不是他们计划之中的,雨停之后的某个下午,叶琳临时起意想去之前提过这个想法,

  便拉着陈汝安,问她去不去,

  陈汝安不是个会扫兴的人,她穿上运动鞋,跟着叶琳准备出门,

  听到那两个小姑娘要去爬山,白靖屿自然不放心她们单独行动,

  叫上刘子汌陪着她们上山,

  “哟,要结婚的男人果然不一样,以前娇生惯养的少爷居然能受累陪未婚妻爬山。”叶琳倚着民宿院子的围栏笑着打趣白靖屿,

  白靖屿穿上运动鞋,拿了陈汝安的小水壶,等着刘子汌下楼,

  “老二不也愿意陪你去爬山么。”

  一句话,把叶琳堵得死死的,

  叶琳对待感情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,但面对那么多的追求者,她总觉得那些人差点意思,

  四个人前前后后走在山路上,山体的坡度很大,通往山顶的路铺了水泥路,

  眼里还未消散的雨水染湿陈汝安的裙角,空气里弥漫着清淡的青草气息,

  和白靖屿手牵着手往上走,

  “最近老二是不是心情不好,总是看到他一个人喝闷酒。”陈汝安往后看了一眼距离他们有十来米距离的刘子汌,

  白靖屿其实早就发现刘子汌的情绪不好,“情敌整天在他面前晃,换做我,我想杀人的心都有。”

  这话把陈汝安逗笑,心里有点恶作剧地想让白靖屿吃醋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

  这纯属没事找事了,

  “哎,三角恋这么难办。”陈汝安叹气,

  白靖屿只是笑,并不是很想去管他们之间的事,有的缘分是天赐良缘,有的缘分可是孽缘,

  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,陈汝安心情瞬间明朗,

  金色晚霞铺满山顶,洒在陈汝安的身上,映得陈汝安整个人闪闪发光,

  放眼望去,山峦层叠,彩虹从一座山起,衔接到另一座山顶,

  白靖屿点开手机,将手机镜头对向陈汝安,

  陈汝安身后是金色天幕,风随意吹起她的发丝和裙角,恣意地朝着他笑,

  而白靖屿眼里只有她,

  叶琳和刘子汌像两个旁观者,看着这像画一样的画面,

  “叶琳,我能问你个事吗?”刘子汌难得正经,也不看叶琳,视线投向远方,

  傍晚的风有些凉爽,好像把每个人都吹清醒了,

  叶琳轻笑一声,有点不羁,又很认真地回答刘子汌:“啥事。”

  “你把我当作什么人?”刘子汌这个话问得很奇怪,

  叶琳歪头瞧了他一眼,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,用开玩笑的语气说:“我能把你当做什么人?当我兄弟呗。”

  听到叶琳这么说,刘子汌苦笑,沉默了几秒,继续说道:“叶琳,你能做我女朋友吗?”

  这次,刘子汌直视叶琳的眼睛,

  两个人在这明朗明媚的光景下对视,原本是个氛围极好的场面,

  但叶琳质疑了,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她会下意思去想以后和刘子汌生活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情形,

  可理智又在无时无刻地在提醒她,刘子汌是刀山,是火海,踏进去,只会遍体鳞伤,

  没等叶琳答复,刘子汌开口说道:“你现在可以不着急回答我,你考虑考虑,想好了回答我。”

  这是刘子汌难得正经的样子,叶琳有一瞬间觉得刘子汌是不是被人夺舍了,

  脑子还没转过来,只呆呆地应了一句哦,

  这个话题好像就此结束,但让叶琳因此困扰了好几个晚上,

  以至于他们回A市的路上,叶琳和刘子汌都没有过多的交流,

  其他人都以为他们吵架了,但这样的状态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吵一架,

  因为白靖屿和李总公司里很多事情要处理,他们提前结束度假,生活好像又回到了以前,

  然而又好似不一样,

  晚上叶琳不请自来,拎着一瓶酒和鸭脖烧烤敲了陈汝安家的门,

  白靖屿在公司加班还没有回家,陈汝安和叶琳两个人盘腿坐在客厅地毯上开了一瓶酒,

  “怎么着,有心事?”陈汝安把茶几上一堆装修设计图推到一边,把吃的摆到桌上,

  从一进门,叶琳就一脸愁容,这状态真的难得见,

  当初确诊早期癌症的时候,都没见她这样愁过,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